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司法 > 贡院为何选址在皇城东南角,原来大有讲究!

贡院为何选址在皇城东南角,原来大有讲究!

时间:2019-10-09 10:12: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3518次

如今,贡院已无存,只有一些与贡院相关的街道名。当年贡院在如今社科院一带,其大致范围东起贡院东街,西至贡院西街,北起东总布胡同,南至建国门内大街。实际上,在晚清时期,随着参加科举考试人数的不断增多,每到乡试和会试时,在贡院周边,还会搭建大量临时的“号舍”。到了清末,科举人数增加,到了光绪八年(1882年),参加考试的人增加至一万六千人,不得不增添新的“号舍”。光绪十二年(1886年),丙戌科会试后,清政府将京师贡院扩地增建三千间,总计约达一万六千间,才基本满足士子应试之需。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古观象台附近城墙打开了一个豁口并命名为建国门。那时古观象台这一带的马路,依然很狭窄,附近还遗留有不少大大小小的老旧水缸,这一带原先正是贡院的地盘,而这些水缸是为了防火。当年考生就是在低矮狭窄的小木板房里,点上蜡烛,苦思冥想,写下八股文章。因此,当时的贡院,处处是隐患。尽管在“号舍”的通道上放有很多救火用的大水缸,但贡院里着火的事件屡屡发生。明英宗天顺七年(1463年)的礼部会试,因发生火灾造成重大伤亡,九十余名举子被烧死,火灾惨烈程度堪称科举史之最。直到万历年间,大学生张居正提议,贡院才改成以砖瓦结构为主修筑的房间。

清末贡院的考棚

建国门贡院西街标识乔健/摄

贡院中有一万个供考试使用的单间。在京师举行的会试分为三场,前后一共持续九天。在三天三夜当中,这一万名考生都被关在各自的单间里,按照考官出的题目来写文章,而这个题目要等他们进了单间之后,才能够知道。而文章的好坏全凭考生记下了多少四书五经中的名句。为此,有人专门用蝇头小字将四书五经抄写在袖珍本上,然而印刷和出售这样的袖珍本已被视为犯罪行为。每一个参加会试的考生都有个一米见方的单间,人若是站直身体,头就会碰到屋顶。这些号舍紧紧地挨在一起,每排之间只留出了可以让一个人通过的空隙。位于贡院中央的瞭望亭上时刻有人在监视,以防考生之间或考生跟外面的人通气。在贡院各个角落还有较小的瞭望亭用于同样目的。高墙里面还有守卫在巡逻。在院中还有一个中央通道,通道的两旁有烧饭的炉灶和盛饮用水的大缸。

学子进京赶考,绝大部分都是从西南边卢沟桥进入北京城的,集中住在南城,为何把考试的场地贡院,选在老北京内城东南方位的地界?

贡院的建造在当时也激活了一批产业,本来北京城广有会馆,给各地来京的人士提供居所,可是,应对大批集中进京的举子,很多会馆渐渐力不从心。于是,老北京买卖人围绕贡院,迅速建了一批“试馆”。当年沿着齐化门(朝阳门)到东便门的东顺城街、东西裱褙胡同(也就是今天的北京晚报采编大厦一带),就有大量的“试馆”给举子们临时居住。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11日,千年古村良户,仪式现场,古色古香的侍郎府中,中国近代著名出版家张元济的对联“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贴在正房门口,数十名小学生坐在长凳上,著名主持人鞠萍指着对联询问孩子们,“认识这幅对联吗?”孩子们手捧《大学》,站在台阶上,摇头晃脑,吟诵文章,声调古朴悠扬,令人仿佛身处古时的私塾中。

废除科举制度后,北京贡院的部分建筑被整体拆除,清政府将这些拆除的建筑材料汇总,用马车运到东皇城以里,景山东侧的马神庙沙滩一带,原规划是打算扩建京师大学堂。而贡院旧址,当时规划着盖一座西洋式建筑,作为清末新政产物之一的“资政院”的大楼。没过多久,爆发“辛亥革命”,景山东街的大学堂扩建和资政院的修建,都随着清朝退出历史舞台化为泡影,遗憾的是,贡院拆除后汇总的建筑材料也下落不明。1927年,张作霖执政的北洋政府为了筹集军饷,将贡院拆除,并将物料拍卖,贡院从此荡然无迹。

Magic | 女童被卡6楼防盗窗 众人合力营救成功脱险

近一个月以来,债券市场持续呈现区间震荡行情。6月20日,二级市场债券收益率开盘下行2-3BP,午后收益率有所回调,收益率波动范围在3BP以内。

贡院选址其实很有讲究,体现了明清朝廷对年轻学子寄予最真诚期望的意思。中国古代建筑,最重要的是选址,选址里面最关注的是方位。按照中国古代建筑金木水火土的讲究,东南方是“紫气东来”的方位,紫禁城的东南角为南三所,就是太子读书的地方。所以,把贡院建在老北京内城的东南角,就是比照紫禁城的太子读书的南三所位置。这里面,寄托着皇帝和朝廷对于有才年轻人的厚望。据资料记载,当时各个地方的贡院,也大多建在城市的东南方。比如南京江南贡院的前身建康贡院,当年就在建康城(南京)的东南方。

从隋朝开设进士科到1905年清政府宣布废止科举制,历经1300余年。自明朝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后,位于北京内城东南角的贡院(今天建国门东北角)也成为当年学子们最受关注的地方。从明朝永乐至清朝光绪年间,先后在北京举行会试、殿试201科,取中进士51624人,入京参加考试的举子达120万人次。

每个号舍里的两面墙上都有两个槽,往里面插上木板,就可以当作椅子和书桌,低处的那块木板既可以当椅子,也可以当床。每个考生都被允许带一些被单,以便在睡觉时盖在身上。考生只能坐着睡觉,或是蜷身躺在木板上。考生每人都发给盖过官印的纸,以防考生作弊。书桌上有一块砚台、毛笔、一个茶壶和茶杯—中国人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考取功名的。各年龄阶段的人都从四面八方赶到京城来参加会试,但中国的文人并非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都是形容枯槁,表情憔悴的人。中国的秀才就相当于我们的学士学位,举人相当于硕士,而进士则接近于我们的博士。“状元”是最高的荣誉,这个学位只有在京师才能够颁发,而且每三年只颁给一个人。——《伦敦新闻画报》记录的晚清1842—1873(沈弘编译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记载了英国人辛普森的在北京贡院的所见所闻

看到这样的消息,我这个老舍作品的爱好者心里自然十分高兴。在这之前几次报纸的荐书活动中,我都是把老舍列在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第一位,我也思忖,谁会获得这样的机会为老舍做翻译呢?我也盼望着读到这后十六章,从而完整地欣赏和学习老舍的作品,还能研究一下美国译者的汉译英技巧。但我根本没有想到回译的光荣任务会落到我肩上。所以当有一天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马爱农女士代表出版方电话询问我是否愿意承担这个重任时,我既惊讶又感到荣幸,不假思索就本能地答应说行。

据记者了解,对于电子监控的监管,目前还没有全国性的统一规定,但各地出台了一些规定。

中国侨网6月19日电 据新西兰中华新闻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7日,端午节多元文化体验日活动在奥克兰Synergy Community Trust华人活动中心举办。本次活动由新西兰文化艺术基金会,Synergy Community Trust华人活动中心、新西兰华夏文化艺术交流中心、奥克兰旭日中文学校联合主办,奥克兰政商界精英、媒体代表、社区群众等500多人欢聚一堂共度端午节。

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在教育平板、早教机等硬件产品方面已有所动作。而此次拿到锤子部分专利权后,业内认为双方的合作将会促成教育硬件的“落地”。

不过,到了1900年“庚子之变”,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贡院被德军占据。因为贡院被损坏,光绪二十九年(1902年),清政府决定借河南贡院补行因庚子之变拖延三年之久的会试。1904年,又借河南贡院举办了会试。1905年,清政府宣布废科举,历时一千多年的科举制最终退出历史舞台。而1904年在河南贡院举办的会试,是中国科举史上最后一科。当年殿试中,慈禧太后“钦定”的状元刘春霖也成为科举制度下的最后一位状元。

而泰国曼谷智能新闻电台5日报道说,早在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习近平就表示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不应成为世界经济出现各种问题的替罪羊,并坚定指出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已经存在并且不能走回头路。在此次的金砖峰会上,习近平再次强调要推动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经济全球化,反对保护主义。这充分显示了中国坚定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决心。

日前,银保监会印发了《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业务管理暂行办法》,从经营要求、产品管理、销售管理、投资管理、财务管理、信息平台管理、服务管理、信息披露等方面对保险公司开展税延养老保险业务提出了具体要求。专家认为,在我国老龄化程度日渐加深的背景下,税延型养老保险优惠政策的出台可以加快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的发展,补充基本养老保险和企业年金的不足,意味着养老金制度体系“第三支柱”迈出了实质性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