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司法 > 金融防风险必先转变金融观念

金融防风险必先转变金融观念

时间:2019-10-08 18:18:2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2165次

视频加载中...

重要内容提示:

大众传媒以及朋友圈里的幸福生活,由此构成了我们的“认识装置”:我们看到的都是别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并据此以为生活也该是这样。这光鲜亮丽的生活,自然成了我们的参照体系,鄙视链条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可爱的小朋友。

理论上说,金融按照1年为界分为两大部分:1年期以上的金融商品属于资本金融范畴,1年期以下的金融商品属于货币金融范畴。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是其宗旨和天职,而实体经济的生产和财务周期为1年,所以,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就应讲求金融对实体经济生产和财务周期的适应性。正因如此,对于一个以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而言,金融资本必须是其金融主体,而资本金融包括:股权资本市场、1年期以上的债务资本市场;1年期以上的债务资本市场则包括:1年期以上的债券市场和银行信贷市场。

老虎和狮子谁更厉害?都别争了,它才是真正的“老大”!

所以,要化解中国金融风险,首先要修正金融的基本观念问题,扭转金融短期化趋势,让金融市场更多地生成资本,力促股权资本市场尽快健康发育,这才是真正的治本之道。

//为什么会带着市民卡?//

会议听取了第三届北京市华侨华人“京华奖”评选表彰工作汇报,要求,发挥好“京华奖”的激励引导作用,激励侨界群体关心、支持、参与首都现代化建设。做好团结侨界代表人士、涵养侨务资源工作。

中国金融风险为什么这样大?一个关键问题是:中国的金融观念长期处于“错位”状态,它导致了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畸形。中国应该从两个层面把握金融健康发展的基本原则:从整体金融层面看,应坚持“资本金融为主,货币金融为辅”的原则;从资本金融层面看,应坚持“股权资本为主,债务金融为辅”的原则。

如果企业股权资本规模过小,而债券资本规模过大,那结果就是企业资产负债比率过高,也就是常说的企业杠杆过高,这恰恰就是中国金融风险另一种表达。正因如此,去除企业杠杆风险,关键在于提高股权资本比重,而绝不是收回债务。如果去杠杆以收回债务为手段,那必然导致企业资金链立即断裂,濒临倒闭,从而带来新的、更大的风险。

关注《中国经济周刊》头条号

12321网站上截取的周先生的部分举报记录

“取消负扣税将成为压垮房产投资者的最后一根稻草,并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他们退出房产市场。这将加重租房危机。”

请回到文章顶部,点击右上方“关注”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www.ceweekly.cn

需要看到金融风险的两个根本问题:第一,在金融资源有限的前提下,货币金融占用过多金融资源,必然挤压资本金融资源;如果货币金融爆炸式膨胀,对资本金融挤压过度,势必导致“货币金融越来越快速地周转去应付全社会对资本金融的正常需求”,这就是“金融错配”——银行短存长贷,企业短贷长投,就是金融杠杆的源头,这样的错配越严重则金融杠杆越高,金融风险越大。全世界任何一次金融危机的发生根源均在于此。

第二,金融期限错配越严重,金融杠杆越高的另一个表象就是债务规模过大,债务增速过高。为什么?如果经济依赖“货币金融越来越快速地周转去应付全社会对资本金融的正常需求”,那货币金融一端的资金期限越短,维系同等资本金融规模所需短期资金规模越大。比如银行,用1年期存款支撑1年期贷款,1元存款对应1元贷款就够了;但如果用3个月存款支撑1年期贷款,那银行则需求4个3月期存款滚动接续,一年之中,不仅需要3次接续,而且都需要3个7天期1元存款资金,去维系每3个月接续时的流动性安全。这个例子就是说,同样维系1元的贷款,银行存款期限越短,所需存款数量越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债务、杠杆、M2都会“因短而高”。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为什么中国股权融资增速赶不上债务扩张的增速?关键就是“货币金融爆炸式膨胀”,导致金融短期化。而原因很多,比如利率“双轨制”导致银行长期存款负增长而短期套利的货币基金高速增长;再比如,各类互联网金融和准金融机构对有限储蓄资金的抢夺,使得全社会资金又短又贵,金融机构为覆盖风险,铤而走险大搞影子银行业务;等等。这都导致长期的股权投资市场失去“蓄水池”,并引发股市和金融短期化的恶性循环:股市市值越来越多地依靠短期资金支撑,而一遇风险草动,股市就跳水式下跌,放大股市风险;股市风险越大,逃离股市的长期资本越多,而逃离股市的资金流向短期套利。

正因如此,中国“货币金融爆炸式增长,而相应挤压了资本金融”的现象必须重视,它不仅导致中国股市资本的日益稀缺,同时导致“金融机构短存长贷,实体企业短贷长投”的错配越发严重,中国金融杠杆属于“因短而高”。中国金融必须尽快转变,始终坚持“资本金融为主,货币金融为辅”的基本原则,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

由于中西语言文化差异较大,欧美学者的《左传》研究是从翻译工作迈出第一步的。最早翻译《左传》的欧美学者是英国人理雅各(亦作雷格)。19世纪40年代,他开始系统翻译“四书”、《尚书》等中国古代典籍,并于1872年完成了《春秋》和《左传》的翻译。理雅各的活动引起了西方汉学界研究中国文化的热潮。此后,法国人顾赛芬也开始系统翻译中国古典文献,1914年将《左传》译为法文。20世纪初,受学术界疑古风潮的影响,中国学界围绕《左传》作者(如刘逢禄、康有为提出“刘歆伪作说”)、成书年代、编纂过程以及经史性质等问题展开激烈争论,西方学者也积极投身其中。瑞典人高本汉在《〈左传〉真伪考》中,运用语言学方法来考证《左传》成书年代,发现书中部分常见字的用法与《论语》《孟子》《尚书》等有异,据此认为《左传》成书于公元前468年至公元前213年之间,为某一人或某一学派所作,从而反驳了刘、康的“刘歆伪作说”。1931年,法国人马伯乐在《汉学与佛学论丛》发表《〈左传〉的成书与年代》;1934年,美国人卜德也在《燕京学报》发表《〈左传〉与〈国语〉》一文,均以类似方法考证《左传》的成书问题。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11日称,刘健总领事9日在总领馆会见了中国青岛市工作组,听取关于搜救郭川进展情况汇报,并就郭川失联事件后续搜救工作进行沟通、指导。

为什么要坚持“股权资本为主,债务资本为辅”?因为,股权资本是债券资本得以存续的前提条件,股权资本规模决定和制约着债券资本规模。这是金融常识。如果一家企业自有资本金(股权资本)为零,那谁会愿意把钱借给这家企业?如果一家企业只有100元自有资本金,那谁会愿意把超过100元的钱借给这家企业?有人说,现代科技企业没有厂房,没有机器设备——也就是没有任何有效抵押资产,同样可以得到贷款。这是误解。如果你看到一家没有抵押资产的企业得到了贷款,那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其一是这家企业在创业投资资本(股权资本)大量投入之后,已经产生了收入——现金流;第二,银行以企业现金流为抵押,贷款给这家企业,一般是短期流转资金,而且利率较高;第三,贷款规模不会超过企业现金流。可见,股权资本无论如何都是债权资本的前提;股权资本创造的企业现金流规模决定了企业债券资本的规模。

那货币金融的作用是什么?融通——临时性周转。包括金融机构为维系自身的流动性安全所需要的短期资金周转,以及实业企业所需要的生产性资金周转。

视频加载中...

当时,67岁的陈冯富珍亲自赶往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埃博拉疫情主要疫区之一,最后成功协调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三国联手抗疫,共同向国际社会发出援非抗疫的强烈呼吁。